台湾女孩:只有一个中国,共产党追求整个国家民

作者:tor1198 来源:http://www.tor1198ws.com 发布时间:2019-03-23 22:54 浏览量:
  3月11日,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中文大学荣誉研究员凌友诗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做了名为《坚持一个中国原则 热切期待两岸统一到来》的大会发言。

  发言中她讲到:"我要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我以能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参与国家的政治体制而自豪。"

  3月16日,也就是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闭幕后的第三天,凌友诗给《面对面》的记者发来消息说,她收到台湾当局对其罚款新台币50万元的消息。

  为此她对媒体做出了如下回应:台湾当局应该透过两岸的公平竞争让人民自由选择他所认同的政府,透过法律来钳制人民往来和担任公职,恰恰与台湾一向称许的民主自由人权相违反。本人不能同意台湾当局所做的罚款裁定,认为这个裁定不合法,也不合情理,对判决保留申诉的权利。

  记者:如果您现在想去台湾容易吗?

  凌友诗:恐怕不容易了,暂时这几年尤其是“台湾民进党”当道,立了一个所谓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现在仍然把大陆当成敌对区域,不是你不能去读书,不能去那就业,不能去那做生意,是不能进入政治体制,所以所谓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从行政上开始对我有所惩罚。

  记者:您不好回去了?

  凌友诗:我对台湾当局没有信心,因为现在蔡英文正是想方设法要阻止台湾的人民到大陆来。

  记者:现在您到台湾那边是黑名单。

  凌友诗:这也是中国现当代史里面一个无可奈何,真是无可奈何。

  凌友诗,这位台湾出生,香港长大的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上,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

  那些台湾老兵的乡愁,我记在心里
欢乐斗地主外挂
  凌友诗1962年出生于台湾高雄,自幼在由大陆去台湾的老兵组成的“眷村”长大。父亲凌杰垣是广东番禺人,1949年,凌友诗的父亲没能和自己的家人打一声招呼,就随国民党匆匆踏上了前往台湾的轮船。在台湾,凌友诗的父亲认识了她的母亲,之后在台湾娶妻生子,但少年离家的思乡之情一直埋藏在她的父亲心里。作为女儿,凌友诗能感受到父亲对家乡的思念,除此之外,让她印象更为深刻的,是她目睹的那些老兵的乡愁。

  凌友诗:我在台湾曾经探访过“荣民之家”,看到那些都是没有结婚的老兵,他们年龄都很大了,生活无依、没有人照顾。他们带的是简陋的行囊微赢棋牌,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当,衣柜厨具都没有,就是一个简陋的行囊。

  记者:他们的心到底认哪是家呢?

  凌友诗:他们当然认自己的家乡,安土重迁是中国人的文化底蕴,他们都是从全国各省流徙到台湾去的。他们带着简陋的行囊,一方面可以代表他们贫苦贫困,到了台湾奉献一生,台湾社会并没有给他们很大的认可和接纳,他们没能融进去。另外简陋的行囊不也代表着他们是客居台湾,心思祖国吗?

  那些台湾政坛的乱象,我要抨击

  1979年,凌友诗的父亲从海军退役后到香港的船务公司工作,16岁的凌友诗随父亲举家迁居香港。在香港完成中学学业后,凌友诗就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的本科和硕士,之后她转向攻读该校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的硕士、香港大学的政治哲学博士。博士毕业后,凌友诗进入香港特区政府,从事政策研究工作。

  记者:后来为什么读完中文之后,没有像普通的女性一样找一份工作,而是继续读,我看您后来选的跟政治有关?

  凌友诗:政治、公共行政。

  记者:为什么?

  凌友诗: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转捩点,我看到李登辉和陈水扁进行“台独”,还有推筒子生死门公式台湾实行的那种“民主选举”后来造成了乱象,整个社会浮躁、谎言、斗争、撕裂,我看到这个以后我受到很大的震动。我思考两件事,第一,我们的制度政治制度一定是要跟我们自己的文化的内在是相关联的,不可能从西方横向移植一个。第二个是我就开始虚心地了解大陆的这套制度是怎么样的,政治理性在哪里呢?

  记者:为什么想要了解大陆的政治制度呢?

  凌友诗:读政治学的学者必须很客观地认识,我就觉得大陆建设得这么好,一定是它的政治制度有它的特点和优势。我最重要发现一点,我从中国共产党的党纲里面发现了,中国共产党是追求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是无私的。

  当时,台湾地区的领导人不断鼓吹“台独”,阻碍两岸正常交往与合作。目睹台湾的政治乱象,凌友诗开始撰写政论,直言不讳进行抨击。

  凌友诗:我比较早提出了“法理台独”这个概念。比如蔡英文她派驻美国的派驻日本的,她不称商务代表,她称大使。大使这个称呼是有主权意义、是有法律意义的,这个称之为“法理台独”。当时我比较早开始写政论,写政论要有一个立场,我这个立场就出来了,很坚定,国家至上,民族第一。

  不论个人有什么得失、委屈,都没有国家的生存、自主、团结、统一更重要

  从2003年起,作为特别邀请人士,凌友诗连续三届担任福建省政协委员,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她与内地各方的交往也日益密切。

  2018年3月,凌友诗的面孔首次出现在全国两会上,作为新当选的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她踏上了新的德州扑克游戏下载履职道路。身为在台湾出生,在香港工作,到内地参政议政的全国政协委员,在开幕会唱国歌的时候,凌友诗会情不自禁大声歌唱,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她强调自己会为和平统一建言献策,鞠躬尽瘁。

  记者:您两岸三地的生活工作经历都有,怎么看这个统一?

  凌友诗:我们中国近代这么多的乱离、这么多的起伏跌宕,大家内心每个人每一家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历史的伤痕,如果不找一个很合适的方式来理解来弥平,这个社会不可能团结的,我们国家是不可能向前走的。怎么弥平呢?这要每一个人对我们经历的这百年历史抓住一个主轴,究竟为什么我们发生这些事情?1840年打破我们民族几千年来内在的秩序与和谐,中国人从此走上一条艰苦摸索的道路,这条道路非常漫长。包括1949年流徙到台湾去的老兵,他们孤独的眼神,简陋的行囊,不也是当我们面临内忧外患以后,中国人自己艰苦摸索所产生的不如人意的事情吗?不论个人有什么样的得失、委屈或者见解,没有比国家的生存、自主、团结、统一再重要的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